存档。关于JC老王的胡言乱语

本是胡思乱想,写得乱七八糟,前言不搭后语,当个笑话看就好。
王华斌,辅助,JC战队的队长兼灵魂人物。自JC进kpl以来便一直是JC的主心骨。
他的指挥思路清晰,风格稳健不失凶狠,敢打敢拼也能守能防,似乎与JC膀胱局之王的名号有些出入,但大抵上相合。
尽管如此,在路人看来,JC无论是秀还是捞,都与王华斌没有太大的关系。秀是纵情的韩信在秀,是荡浪的貂蝉在秀,是倾城的花木兰在秀。捞是纵情的射手打野捞,是荡浪的姜子牙捞,是怼怼的梦奇捞。王华斌呢?无论队友秀还是捞,他都宛若磐石,不转,不移,不以他人的意愿而改变自己。
或许,这是一种坚守,是王华斌在他职业道路上藏匿于心中的信仰。斗转星移扭转不了他的意志,他宛若苦...

我没有笑。

赛前吹水切双c,赛后全队泪满梅。
银酱五局止一死,旺仔骗大秀到尾。
总说关羽劈水晶,兮兮教你秀泉水。
真粉怎敢赛前奶,徒留赛后空伤悲。

不被看好不代表失败
很高兴听到四声恭喜hero

太真实了,这个小说太真实了。

我来占个坑

顺便心疼一波何(meng)良(lei)老师。

心态崩了。

[铠约]小半

*短,渣文笔,不知所云

铠推开峡谷酒吧的门,瞧见眼前的状况,便知道百里守约又分手了。

这位王者峡谷里令人闻风丧胆常年锁在ban位上出不来的射手,此时此刻正无精打采地趴在木桌子上,尾巴耳朵全耷拉着,一动也不动。

铠见过他这模样的次数不少,已然习以为常。他甚至不打算问守约:这次分手又是什么原因,对方什么不好,哪点又不适合你。反正每一次百里守约的回答都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的永远是一句他不适应。

铠为友人倒了水,玻璃杯与木头轻碰的声响将萎靡不振的射手惊动了,他抬头,瞧见是铠,旋即扫空了一脸的阴霾,笑道:“阿铠你还真是辛苦,ban位不怎么上,每天都劳劳碌碌的——今天战绩如何?”

“和昨天比起...

11.26

我冲动买回家的小奶猫死了有一个周了吧。

十六号买的,十九号早晨起床的时候发现他的小身体已经冰凉了。他的毛还是软乎乎的,就是抚摸上去的时候透着刺手的冷。

他的死都是我的错,是我不会养小猫还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要带他回家。如果我没买他,他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主人,把他养成一直雪白又胖的大猫的。

他到我们寝室的那天还活蹦乱跳的,我买他就是相中了他在宠物市场一直叫一直乱跑的模样。虽然他怕生到处躲藏,但最终还是在室友的怀抱里安稳下来了。

卖家说他断了奶,但我还是给他买了羊奶,一点点拿奶瓶喂他。因为兽医说奶猫冬天不能吃干的。晚上他睡在室友的床上,闹腾了一夜。我和室友因为这件事有点生气,第二天对他大吼大...

关于苏烈的两个短脑洞

其一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长城内外皆是莽莽素色,尺来厚的积雪埋了满地荒草,只留下几根支棱着的梗冒出头,冬夜来得早,外头风停了有一会儿,房内再闻不见呜呜声。
直到巡逻的士兵来报说,雪停了。
远道而来的剑客神色凄苦,他哀戚地解下腰间的酒葫芦,晃晃,复埋怨道:怎连酒也结冰了?
苏烈向来是不理会旧友的胡闹的,他笑说:反正你酒量糟,少喝一两口不碍事。
剑客不乐意,干脆将酒葫芦捂在狐裘里试图暖化,苏烈不禁哑然,良久才笑说:“这边天冷,光靠体温是化不了冰的,不如你寻守约,央他帮你温了去。”

其二
关隘驿站的客人说,定方先生战死那日,尸身屹立长城关口,宛如铁壁堵住了魔种的前路。敌人的爪牙无法撕碎他,战马无法...

魔铠x铠
魔铠x铠
魔铠x铠
放飞自我。
搞搞铠哥。
纯粹为脑洞而滴滴。
新手司机肉不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