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刘】生♂日

*依然是袁柏清生贺
*一句话喻黄

事情经过有点复杂一时不知从何处起头,所以袁柏清决定先说结论。

他把刘小别睡了。

刘小别,他的队友,同期出道,剑指剑圣的那个。不是同名同姓。

袁柏清觉得自己真是傻。光知道酒后会乱性,却不知撸串后也会乱性。此刻他正佝偻着坐在床头,目光呆滞凝视身侧队友刘小别光裸的后背,很好,那上面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侧面应证昨晚战况有多激烈。

……该干啥啊……袁柏清慌了,他没想到刘小别会来真的——他还没做好准备呢,连告白啥的都没就直接上高速,这样真的好吗!他无声地呐喊。

好在他已经捋清了思路,脑子里已经浮现出了昨晚的场景,袁柏清决定先好好回忆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再思考该怎么办。

昨晚微草一行人聚众撸串,顺便给即将二十一的袁柏清庆生。王杰希吃完饭就有事先走,许斌高英杰留下来陪他们玩了几局狼人杀,也撤了。留一干年轻人在袁柏清的宿舍嬉闹,最后一群人搞起了国王游戏。

一开始惩罚还都没咋放开,也就是些跑微草大门口高呼吾王万岁啊,刘小别是鳖啊啥的,到后头几个人都玩嗨了,啥肖云梁方嘴对嘴吃泡脚凤爪啊,柳非现场演唱威风堂堂前八个音啊,全都弄出来了。

最后一局刘小别成功栽坑里,国王也被准寿星袁柏清占手中,也不知道他脑子是进了奶还是咋的,他牌一丢,哈哈笑两声说:“鳖,今儿陪你爸爸我睡一晚吧。”

此言一出众人哄堂大笑,立刻就有好事者把刘小别宿舍的睡衣给扔过来了。刘小别怒了:“乖儿子说清楚谁是谁爸爸!今晚老子就不走了,要让这不肖子尝尝我华丽的中出我儿之枪!”

“这孩子怎么能肖想爸爸的大枪呢,乖鳖别闹。”袁柏清一屁股坐上床。拍拍身旁的位子,“来来过来坐,爸爸关心关心你的成长状况。”

围观群众们仍然是笑,说别哥儿这车速都快过他手速了,袁大奶快用你的奶把他刹停。众人马不停蹄分分开始飙车,最后是柳非听不下去,捂着耳朵说非礼勿听非礼勿听求你们把车门打开吧我要下车——终结了这场飙车大赛。

围观者陆续散了,留刘小别一个人从容脱了衣服换上睡衣,任由袁柏清尴尬地杵在一旁,看清了眼前人的窄腰。

“干啥啊干啥啊,你还真要上我的床?”袁柏清反应过来,吆苍蝇一样试图把刘小别赶走。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我可是言出必行的。”刘小别并不理会,他从容掀起袁柏清的被子钻进床里玩起手机,“顺便给日天二翔他们宣布一下,你的床被我上了。”

“靠!要不要做这么绝!”袁柏清怒号,扑上来就要抢人手机。

两个年轻人你掐我大腿我捶你后背的扭成一团,没几下就争得脸红脖子粗。折腾半天袁柏清和刘小别打累了,干脆变成背靠背刷手机,互相在群里吹对方是多么紧多么有牺牲精神让兄弟爽。

直到时间过了一点。

“……刘小别你还睡不睡觉。”

“……睡不着能怪我?”

“你把手机放下就睡了。”

“不放,谁知道放了之后你要咋在背后黑我。”

交涉失败。袁柏清继续跟背后的人群里互怼。

又到了凌晨两点。

“微博上说北京今晚下雪了。”

“啥?今天?快快圆白菜去窗户上看一眼。”

刘小别拿冰凉凉的脚蹬袁柏清的小腿肚子。

“卧槽脚拿开——你怎么不去。”

“……妈的今天我们还睡觉不?”

“……睡,吧?”

袁柏清放下手机,闭眼酝酿睡意。

两点半。

“那啥,要不我们看个片儿来一发再睡?”

辗转反侧的同时也默默感受身旁的人辗转反侧。袁柏清躺不住了。他本来没想着这方法,但鬼知道他怎么刷微博就刷出一条性生活有助睡眠——明天还训练呢,再不睡觉顶个黑眼圈又该被队长投以谴责的眼神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袁柏清提出了这个荒唐的建议。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不是他羞涩不好意思,大家都是男人又不是没互相帮助过,如果是以前他半点都不会退缩,可现在他对面的人是刘小别——

袁柏清对刘小别有那么点儿意思,他是个双,目前在和刘小别搞暧昧,他俩的对话经常被说基得不忍直视,好在队友们都是王杰希不在就开车开惯了的,没人注意到他俩的异常。他们两个也心照不宣,人前插科打诨互相拆台,人后你一步我一步试探,心眼儿多得仿佛能把四个战术大师也比下去。

但这现状仅限于袁柏清问出那句话之前。

因为下一秒刘小别就迫不及待解开了睡衣扣子,一翻身便居高临下扒在袁柏清脸面前直勾勾瞪着他。袁柏清下意识想要嘲笑刘小别那饱受诟病的黄毛,可他忍住了,在刘小别上挑的眼尾面前,袁柏清决定不说混话。

再然后的事情不作赘述,总之袁柏清凭借体重优势夺取了主动权,折腾完之后他满足地喟叹并睡去,刘小别似乎骂骂咧咧去了浴室,至于他什么时候回到床上的,袁柏清就真不知道了,因为他累得睡着了。

昨晚刘小别一定是累着了,不然咋连自己下床的动静都没听到。袁柏清忽然愧疚。他在想,等刘小别醒过来,自己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早上好啊昨天睡得如何?昨晚上弄疼你了,抱歉?他陷入沉思。

还好这时躺床上的刘小别发出小小的呻吟,他扭过身,抻了个懒腰,双眼半眯着打量周围的装潢。

“醒了?醒了就快回你屋里去睡,别跟爸爸抢床了,快挤死了都。”袁柏清拍拍刘小别的屁股,让人往旁边挪点。然而话音刚落他自己就愣了。

“卧槽!袁薄情!你才睡了你爸爸就开始拔吊无情了!”刘小别一下子清醒,他恼道,“大冷的天儿呢都等我穿个衣服就赶我走,你可以的。”

于是刘小别与袁柏清面面相觑。

“靠,刚刚我还在想没说点好的对不起你,结果你居然也——”袁柏清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

“没救了没救了,还以为你至少假装矜持两秒钟,结果你连假装都没有。”刘小别不住邓摇,“我真傻,真的,以为光是你对我有意思我也对你有意思,我们要睡一次就能画风变成喻文州黄少天那样,结果证实是不可能的。”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得袁柏清想打他。

“得了吧,他们蓝雨成天闪瞎人不负责,那叫没素质。”袁柏清长舒一口气,“我们还是算了……说起来我们这算是……成了?”

“当然是成了!”刘小别忽然想一巴掌把袁柏清呼墙上去,“爸爸我老早就看出你的小心思了,就等着你生日这天当礼物送你first blood,你特么还不领情,还想把我赶回屋——不肖子!”

“儿砸乖别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还是觉得床太小,你还是回你屋去吧——或者我帮你把衣服穿好再背你回去?”

刘小别与袁柏清相视一笑。

“滚你妹的。”

fin

热度 71
时间 2017.10.12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