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约]仰望星空

*短打。
*不知所云。


人与人之间是需要相互理解的。百里守约如此相信。

所以在今夜之前——他在玄策吃不到肉时吵闹会好言相劝,在苏烈大叔与长安来的友人吟诗吃酒后会和铠一起帮忙把酩酊的大叔送回卧房,会在不小心瞧见兰陵王与花木兰在长城某角落对峙时假装没看见。他还理解身负魔铠每天消耗超多能量的铠,每次都为他多盛好多饭。

这么一想阿铠也不是完全无法理解。

百里守约长舒一口气,旋即陷入了长久的落寞之中。

他想那大概不算理解。

在百里守约眼里,铠从来都是个奇怪的人。来自异乡的剑客,通用语实在糟糕,他原以为铠会热衷于沉默。

可剑客在长城待久了,仿佛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嘴里总念叨些奇怪又令人羞耻的语句——“比子弹更能击穿人心的,是你的厨艺”。

守约真的不知道,铠是如何能够毫不羞涩将它说出口的。反正他自己光是听听就会脸颊发烫,嘴上笑嘻嘻心里……咳,总之,根本无法同台竞技。

最初建立的人设崩塌了,百里守约终于看透,原来铠和马可波罗一个德行,他骨子里仍旧是个勇士之地的风流男人。

不久之后他又不得不往铠的头上贴了“做饭难吃”的标签,并发誓再不让他踏入厨房。

大概勇士之地的人都是一个样,除了鱼和土豆什么都不会做。戍边将士生活凄苦,去年冬季的某日,守卫军巡逻途中路过塞外的冰河,铠带头砸碎冰面捞了鱼。守约做鱼苦手,铠就自告奋勇,然后当晚一整个巡逻队都神情复杂地享用了铠的巨作——他说那叫仰望星空。

百里守约勉强地笑笑,挑起一个被炸到干枯眼珠外突的鱼脑袋,心说这道菜其实该叫死不瞑目吧,勇士之地的人是疯掉了才会想出这种把鱼脑袋尾巴插饼上的菜式吗。

铠当然不会听到守约的心声,他只是在守约眼角抽搐问道是谁教会他做这种东西时,略微迟疑了一瞬,回答说,他不记得了,但这是在勇士之地学的没错,他虽然什么都忘记了但大脑对这道菜的做法记忆深刻……

“听大叔说,你们唐人的传统……”铠生涩地斟酌用词,“是会带恋……友人回到故乡,欣赏故乡的美景,与家人见面共享故乡的美食。”

“哦?所以呢?”守约假装未曾听清铠用错的词。

“我的故乡,可能没有值得一见的人。”铠说,“都是些不值得回忆的东西,所以我忘了。我想我应该有个妹妹能带你去见一面……但我不知道她在哪。”

百里守约还记得那个冬夜,在塞北荒野上呼啸而过的是夹起地表冰渣的干风,天空不见星,只悬挂了牙新月。铠独自伫立于残留荒野的高垣之上,仰头凝望清冽的月光。他说,他的妹妹或许也正看着这月亮罢。

旋即异乡的剑客纵身越下,异常轻巧的落在守约身边。他们擦肩而过,交换守夜的岗位。守约只来得及听见铠的声音飘过。他说,现在我和你的家乡,都是长城。

百里守约有时会怀念那个晚上,明明那天他被铠做的奇怪食物折腾到快吐,时至今日却只记得那夜的月色很美。

——和今晚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百里守约抬头,圆月腾空,满天都是星尘碎屑,弯成河道无限延伸。风吹得半人高的绿草沙沙作响,隐匿了草中间守约与一众守卫军的身形。

他们不得不撤退了——这一次巡逻的运气不好。碰上了魔种有秩序大规模的集结,巡逻队行踪被发现,与魔种部队进行了大大小小数十次的交锋。他们死了好几个兄弟,活下来的人也或多或少受了伤。巡逻小队孤立无援,又没法同驻守长城的花木兰玄策还有苏烈大叔取得联系。

铠说,那么留下谁来拖住魔种,其他人借助草丛藏着逃回去吧。

守约意识到了铠想要做什么——能够有实力拖住魔种的两个人,一个是铠,一个是自己。然而守约作为整个巡逻小队的眼睛,是绝对不可能丢下小队独自去挑战魔种的。他该做的事情是在草丛中走一步安插一个视野装置,提防魔种的偷袭。

他点点头,却无法说出同意的话语,凝视铠的目光中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于理守约知道该同意,只是于情,他绝对无法点头。

可铠根本没有顾及守约的感受,他像是没接收到守约的视线一样,麻利地安排好了撤退部署,拿刀刃在沙土上描绘出大致的撤退路线,完了补上一句,具体还看守约怎么决定。

夜色明亮得过头,守约那双引以为豪的属于狙击手的眼睛却被水润湿,看不清铠的表情。他只知道剑客在笑。守约无法对铠作出反驳,他只能任由铠拍拍自己微微颤抖的肩头,温热的薄唇擦过头顶的耳朵。

铠让他们万事小心。

守约突然明白,是时候道别了。

他握紧枪,指挥前途未卜的巡逻队员们排列好了一同撤离。守约强忍着调头跑回去的冲动一路插眼带队,最终他没能忍住回了头——他看见星空之下,铠的身体迸发出暗沉的光辉。铠甲覆盖了他。剑客一步步前进,终于被夜色吞没。

守约不知铠是否真的向死而生,毕竟这也是他不曾深刻理解过的话语,或者说其实他从未认真理解过铠想要表达什么。

守约竟有些后悔,他开始想如果能重来他要选李白……不,如果真的能重来,他大概会好好同铠交谈一次,认真倾听他到底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只可惜后悔来得不是时候。守约用力甩甩脑袋,专注精神,他带领着全队,在草丛与河道之间穿行而过。唯有身体诚实地出卖了他,守约难以抑制地眼眶发胀,他想,一定是瞄准狙击的次数过多,才弄得眼睛如此狼狈。

他还在想,等到队友们安全回到了营地,他会去找回铠。之后的某一晚,他们一定能一起躺在名为长城的故乡的随便某个角落,沐浴月色,仰望星空。







fin

热度 68
时间 2017.10.18
评论(2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