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苏烈的两个短脑洞

其一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长城内外皆是莽莽素色,尺来厚的积雪埋了满地荒草,只留下几根支棱着的梗冒出头,冬夜来得早,外头风停了有一会儿,房内再闻不见呜呜声。
直到巡逻的士兵来报说,雪停了。
远道而来的剑客神色凄苦,他哀戚地解下腰间的酒葫芦,晃晃,复埋怨道:怎连酒也结冰了?
苏烈向来是不理会旧友的胡闹的,他笑说:反正你酒量糟,少喝一两口不碍事。
剑客不乐意,干脆将酒葫芦捂在狐裘里试图暖化,苏烈不禁哑然,良久才笑说:“这边天冷,光靠体温是化不了冰的,不如你寻守约,央他帮你温了去。”

其二
关隘驿站的客人说,定方先生战死那日,尸身屹立长城关口,宛如铁壁堵住了魔种的前路。敌人的爪牙无法撕碎他,战马无法撞倒他,直至深夜,花将军带援兵杀到击退了来犯者,他的身躯才轰然倒塌。
花将军潸然,吩咐守卫军连夜点了孔明灯,沿长城一字排开,放归了夜空。
满天摇曳的灯火,竟似银河。

脑洞源于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与电影长城。

热度 5
时间 2017.11.21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