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约]小半

*短,渣文笔,不知所云


铠推开峡谷酒吧的门,瞧见眼前的状况,便知道百里守约又分手了。

这位王者峡谷里令人闻风丧胆常年锁在ban位上出不来的射手,此时此刻正无精打采地趴在木桌子上,尾巴耳朵全耷拉着,一动也不动。

铠见过他这模样的次数不少,已然习以为常。他甚至不打算问守约:这次分手又是什么原因,对方什么不好,哪点又不适合你。反正每一次百里守约的回答都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的永远是一句他不适应。

铠为友人倒了水,玻璃杯与木头轻碰的声响将萎靡不振的射手惊动了,他抬头,瞧见是铠,旋即扫空了一脸的阴霾,笑道:“阿铠你还真是辛苦,ban位不怎么上,每天都劳劳碌碌的——今天战绩如何?”

“和昨天比起来,没有什么变化。”铠抽出守约身边的另一把椅子,“准备什么时候开始下一段感情?”

“……戳人要害的技术真是深不可测,这种时候不该稍微安慰一下我吗。”百里守约哑然,作势要扑到铠身上去,“说吧,你是不又出了无尽破甲破军,快让我偷过来。”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铠侧身躲开了他,“而且你不需要无尽。”末了,铠又想,守约大概也不需要安慰。

他总自以为足够了解百里守约,可有时他也看不透友人。

在铠眼里,百里守约是个温柔的,讨人喜欢的男性,只要他一莞尔,便会有无数人沉溺在他笑容的温暖之中。他哪儿都好,为何他的情路会如此坎坷?

自铠与守约成为朋友,也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他眼睁睁瞧见百里守约与一个一个又一个人相识相恋然后分道扬镳。

守约是个温柔的人,当他发现一丁点二人不适合的苗头,就会主动掐断绑住二人的连线。甚至连铠自己,也是被守约掐断过线头的受害者。

他曾喜欢百里守约,在某个久远的夜晚,与现在相同的地点,铠与分手后独自买醉的守约并排坐在吧台前。

守约喝得有点多,不知是头脑昏沉还是怎的,竟靠在铠肩膀上开始说不着边的胡话。鬼使神差的,铠瞅着酒吧昏暗灯光照映下守约泛红的脸颊,偏头往他微微颤抖的耳朵上落下一个吻:“没关系的,还有我在。”

那是铠在感情上能够作出的最为大胆的举动。向喜欢的人袒露情感本就是一场豪赌,如果是战斗,铠大可不顾一切冲杀入敌人中,反正四十几秒过去他又能站起来。可恋爱不同。一次踏空错落深渊,便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摸到正确道路的门槛。

所以铠格外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直到他再也无法藏住心中汹涌的感情。他亲吻了守约,忐忑地等待对方的回应。

“嗯。”然后铠等到了守约的回答。他神色平静如常,就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铠忘记了那天晚上是怎么收的场。他只知道,他们是不会成为恋人的,线已经被守约掐断了。

所以,纵然他心中还潜藏了对守约的爱恋,甚至这份爱意随着时光流逝而疯长,铠也把它们巧妙地收敛,从不让它跃过半分名为朋友的界。

抛开自己的小插曲不谈,在之后铠也询问过守约,为何不试图两个人一起克服恋爱中的不适合,守约惯常的反应便是摆摆手笑道:“克服不了的。”然后开始鼓足勇气迈向下一段感情。铠不免好奇,守约究竟想要寻找怎样的另一半,才会坚持到最后。

“原来阿铠这么在意我的感情问题?”守约的调笑打断了铠的沉思,铠才惊觉他无意间没收住,把心里头的问题说出了口。

“…正常人都会在意的。”铠有些窘迫地反驳道。

“既然是阿铠的话,姑且说一说也没关系……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

“好的,停吧。别拿那小子拐我妹妹的台词搪塞我。”铠叩了叩桌子叫停了守约的念白,“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对八卦的兴趣不算太大。”

“过分了过分了,居然打断我的真情告白。”

“我还能多过分,你不会想了解的。还有你不回家监督玄策写作业吗?”

属于二人的插科打诨终结在了玄策的作业上,守约看上去稍微精神了点。临走他还不忘反复控诉:“阿铠,你真的太过分了。”

“是吗?我觉得还OK。”铠不为所动。他目送守约匆匆离去,重新为自己点上一杯苦涩的酒。他感慨,自己是真的不了解百里守约。

他的感慨并没有错。铠不知道,其实在他偷亲过守约的那个晚上,百里守约彻夜未眠:突如其来的吻拨乱了他的心神,他花了半个晚上用来懊恼为什么只是被阿铠亲一下就方寸大乱不知道如何回应,又拿剩下的半个晚上幻想与阿铠恋爱之后两个人会怎样互相包容对方的棱角,一步一步走到足够遥远的未来。

那个吻,对铠来说是休止符的吻,不偏不倚得揭开了蒙在守约心头的薄纸。

然而仅仅是第二天,铠轻而易举地让守约开始喜欢自己,又自作主张地尘封了自身的感情,与他玩起装作朋友的游戏。

守约都忍不住感慨他怎么这么雷厉风行,都不给人一点喘息时间的。可伪装真的太痛苦了,百里守约被压得喘不过气,他不得不重复与不同人恋爱,试图抹消铠留在他心底的东西。

当然,他的挣扎是徒劳的。每当铠出现在守约面前,他想要隐藏的东西就被全数剥了壳暴晒在日头下,吸收阳光的养分,疯狂增长。

带上酒吧的门,百里守约忍不住驻足回首,透过玻璃,遥望铠模糊的身影。

“……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你的残忍呢?阿铠。”

他苦笑地扪心自问,并且得不到回答。

Fin

热度 31
时间 2017.12.28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