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纯属脑补没有设定支持的卫宫士郎为拯救红A向阿赖耶卖身的脑洞·改

赤发少年独立于剑丘之上,青天白云与冰冷的刀光剑影晃得人看不清他的具体模样。只有“少年正愉快地微笑”这一点能够被确认。


他想要走近少年,可少年没有留给他走近的时间。剑刃从少年的身体里冒出,割破少年的衣衫,红色很快就染遍了外套。


好痛啊,被刀片由内而外穿透肯定好痛啊。他下意识以为少年会疼到哽咽——


可是为什么那家伙会笑着转身,朝不知道会有什么的前方越走越远呢。


少年彻底地在漫长道路上化作刀剑停止运转的那一刻,梦也准时地结束了。


Archer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周遭的环境提醒他这里是凛的卧室,那个少女的气息还残留在房间的每一寸空气之中。但是凛不在。或许是因为要把床让给自己的从者所以少女没有选择待在自己的卧室。床头的闹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八点,窗外的阳光透过没拉拢的窗帘照进来,投在他的手背上。


真是个明媚的、糟透了的早晨。


Archer揉了揉太阳穴,和往常一样紧锁着眉头,他换好了衣服走进卫生间,因为昨天睡觉的时候忘了盖被子所以他现在还有点头重脚轻,不过以前承受过更可怕的痛楚的Archer现在也轻轻松松地忍了下来。现在这状况不需要感冒药他也能应付。


最后他决定还是赶快用点感冒药比较好。


毕竟只要那样做他就能更少地感受到自己已经拥有了血肉之躯的事实。


他尝试用菜刀划开自己的手指,指尖的皮肤很轻松地就裂了条口,鲜红的血液就顺着伤口滑落在下来。


他尝试在红灯的时候横穿马路,还好当时那个司机闪得快,只是擦掉了他的一块皮,同时他还得感谢那个司机心肠好,还苦口婆心地劝他说人生的路还很长他这么年轻千万别想不开。


他被藤姐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用注射器扎破了他的皮肤抽了点血,没多久医生告诉他他非常健康,完全没有必要杞人忧天地担心自己突然生什么病。


他感受得到自己胸口有什么鲜活的东西在跳动。


真是个完美的、糟透了的事实。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已经成为英灵无法回头的自己,现在能够大摇大摆地占有了卫宫士郎的身体,以人类的身份活在这个世界?


他看向镜子,镜中的少年依然矮矮小小的没有长开,可头发已经变得花白,左眼和右眼的瞳色也已经不同——一只是钢灰,一只是金黄,连少年的皮肤也有好几处显出了深色的斑块。


就像是谁着急着把英灵卫宫和卫宫士郎两个不同却相同的事物粗暴地糅合在一起,因操之过急而导致融合地不太顺利、让人能明显看出卫宫士郎被粗糙地对待过的痕迹。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紫发少女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于他身后站定。


“学长……”少女不确定的声音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响起,“今天——也不去上课吗。”


“…啊,今天也不会去。就拜托你向藤姐请假了,樱。”他没有回头、只是注视着镜子里少女复杂的表情。


他没有忘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胸口被黑色圣剑贯穿出一个洞的时候没有停下踉踉跄跄的步伐,任由细细密密的剑刃在伤口上生长,直到把Rule Breaker扎进间桐樱的胸口。


他大概也没有忘记,在自己连灵体化后残存于现世的魔力都快不具有的时候,有谁在说“感谢你之前能把力量借给我,现在请让我成为英灵,同时把他从英灵座上解放吧。”


因为那句话,“卫宫士郎”睁开眼睛看到第一缕阳光的一瞬,某个笨蛋的存在似乎就被清除得一干二净。


同时不见的还有凛和伊莉雅。樱说,因为冬木发生的事,凛已经被魔术协会“请”去了伦敦。但伊莉雅去了哪里,樱完全不知道。


Archer完全不敢想象伊莉雅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他有预感,切嗣的孩子,恐怕已经不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了。


“抱歉,前辈…如果不是我的话…”少女泫然欲泣的样子让Archer——也是现如今存在于这个时空的卫宫士郎无所适从,除了“这不是樱的错”,他完全没有任何能够阻止樱流泪的方法。


糟糕的是,此时此刻他居然连“不是樱的错”也说不出口。


是因为梦到了卫宫士郎吧。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让他无止境地陷入烦躁之中。


“没关系的…樱。”Archer揪住自己的头发,撑着额头好一会儿,终于收起了之前骤然变得狰狞的表情。


不是樱的错,出错的环节在于自己。无论圣杯战争怎样发展,都不应该出现从者侵占了master在人世间的一切的结局。


早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英灵卫宫以从者之身为远坂凛挡住黑影的攻击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应该消失。可他没有。反之,侥幸没有受任何伤的卫宫士郎变得日益衰弱,不得不用“剑”来修补身体,甚至到了最后,连固有结界都在他的体内暴走。一开始卫宫士郎总是用“没事的”、“没关系的”诸如此类苍白无力的应付话语来搪塞过去,到后来他不需要再掩饰了——能听他辩白的人,都已经陷入了各自的苦战。


现在想来,恐怕那个时候卫宫士郎的灵魂就已经逐步被英灵卫宫代替、吞噬。而加害者对此毫无感知,他只是不断地对自己的残存感到疑惑,以及对受害者给予语言上的攻击和行为上的照顾。那个时候的卫宫士郎仿佛每一秒都有可能死去——Archer选择投影Rule breaker切断了自己和卫宫士郎之间的契约,似乎这样就能让那个愚蠢的家伙活得更久一些。


不过这并没有带来什么好结果。


“没关系的。”


卫宫士郎用来敷衍人的话被他捡起来再咀嚼了一遍,并成功地用在了敷衍樱上。


得到了卫宫士郎的安慰,樱抬起袖子擦擦眼泪,重新笑了出来:“那前辈,我先去学校了。”


送樱走到了门口,她又有些不放心地盯着士郎的眼睛:“前辈明天会来的吧。”


他想要笑,却始终没翘起嘴角。


“嗯,我会回来。”


热度 70
时间 2015.06.15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