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总统龙杰洛乔尼四人贵乱的脑洞片段

*外加一只无辜乱入的西撒。然而总共也就西撒和迪亚哥两人出场了而已


迪亚哥·布兰度解开了衬衣上的第一颗扣子,贪婪地凑到窗户边深呼吸几口。音乐依然没有停下,男人和女人们继续他们的舞步,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满满都是高雅的氛围,唯有迪亚哥一个人躲在窗户边上,狗一样地逃避满屋子的美酒佳肴混香水味。

迪亚哥不是不喜欢酒会,能在酒会上结识几个富婆再凭借自己和世界巨星DIO九分相似的英俊容颜把她们勾到床上一炮过后拿钱走人是他最擅长的事,他喜欢这种带着金钱芬芳的味道,甚至今天他也是有备而来——那身熨烫得笔挺裁剪也十分合身的西装以及绣着繁复暗纹的衬衣甚至那双锃亮的黑皮鞋都帮助是他战无不胜的完美武器,他脖子上被打出一个漂亮的温莎结的暗红色领带还是他找乔鲁诺借的。他的一个老客户一周之前约他来参加这次酒会,说是要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朋友,迪亚哥自然是不会推辞的——谁会没事发毛病放弃一条可能的新财路啊。从前天晚上起迪亚哥就借了乔鲁诺手下情报组的资料开始了解他和他老客户熟识的女人们的好恶了——昨天中午时他已经熟知了所有可能遇到的女人的全部资料:包括她们喜欢什么牌子的内衣月经什么时候来之类的零碎的东西,还被乔尼·乔斯达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哦,乔尼·乔斯达,今天回去后就把那死瘫子掐死然后分尸再让乔鲁诺善后吧。迪亚哥整个人靠在窗边的墙壁上用力按了太阳穴几下强迫自己从头昏脑涨随时可能栽倒在地上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一想到某个害得自己酒会当天发高烧的罪魁祸首的名字,迪亚哥就感觉自己的头痛更严重了。他现在想吐想躺在地上不起来想裹着一床厚重的被子缩在角落里——奈何拒绝邀请已经来不及,到了该准备出发的时间,迪亚哥还是挣扎着爬起来拔掉了手上的针头丢下挂了一半的水踉踉跄跄地翻箱倒柜找出衣服跑了过来。为了让自己脸色好看一点,迪亚哥甚至拿之前某个女人送他的半截口红在脸上抹了一点。

被窗外的空气稍微拯救了一点的迪亚哥重整了姿态,他对着窗户玻璃扯出一个邪气满满的笑容——嗯,和DIO的非常像。迪亚哥不禁对自己即使状态不佳也能很好地抓住给自己增长钓女人成功率的超水准发挥相当满意,他想现在是时间回到正在会场另一头的客户身边了,于是他抛弃了墙壁的支撑。

然后双腿一软,整个人朝光可鉴人的地砖上靠去。

果然还是把乔尼掐死吧。迪亚哥放弃了无用的挣扎。

不过他那张帅气迷人的脸并没有亲吻到冰冷的地面,有一个好心的人拿自己的胸口代替了瓷砖。他及时出现并扶住了迪亚哥的肩膀,还贴着他的耳朵小声问他:"你没事吧?"

"如果把你大哥和乔斯达家的那只疯兔子一起浇了水泥桩老子大概会好点。"迪亚哥没好气地盯着那人眼下的粉色胎记,用同样小的声音回敬了他。

"把你追进了海里确实是我父亲的不对……我跟你道歉。大哥和乔尼的事情确实不该牵扯你进来的——"西撒让迪亚哥靠着自己,把他拖到了就近的座椅上,隔着一个座位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金发的男人,西撒朝那人抱歉地笑笑,坐到了迪亚哥和那男人的中间,"不过你居然会为了让乔尼和大哥能够多待在一起一会儿引着父亲把你追到河边上,真是意外啊……你跟乔尼的交情看上去可不是那么深。"

"妈了个逼的那兔耳朵帽子是半路上那傻逼趁我一直在跑没注意身后给我硬塞的!"迪亚哥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头晕得要死的他已经什么都不想管了,甚至连这酒会上绝不会出现的粗俗话也毫无顾忌脱口而出,"不然以老子的体型你爹怎么可能把我跟那傻逼都分不出来!"还有老子跟乔尼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炮友交情还不深?都深到他最里面了比你哥深入的次数还多——不过最后的话因为头痛得实在太厉害,所以迪亚哥一个字也没能够吐出来让西撒知道。

"好好好,别着急了,你现在额头烫得很——你今天的女伴是谁,我去帮你向她说一声,你这个样子不可能还撑得下来待会儿的事的。"找不到任何宽慰对方的话语,西撒只好拍了拍迪亚哥肩膀,"顺便打个电话让乔尼来接你,你们现在应该还住在一起吧——"

"老子歇够了自己会回去……没事你就干你的去吧,那女人刚刚我打电话叫乔鲁诺帮我应付了。"迪亚哥沉默了好久,才极不情愿地开了口——他大概是真的想要好好地趴着歇息会儿吧。西撒如此理解了迪亚哥的最后一句话,站起身离开了座位,临走还不忘和素不相识却没对自己坐他身边表示任何不满的金发男人点头算是致了歉。

——不过那男人发尾的卷儿真是奇怪啊。好一会儿过后,西撒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了某个奇怪的槽点。

没后续了。

大概就是要表达——在大哥的儿子手下打工的迪亚哥有一天突然接到曾经的炮友乔尼的电话要他帮忙让自己和男友杰洛见上一面,结果被拆散杰洛和乔尼的杰洛老爸以及无辜被卷入的弟弟追了半个城区还不慎掉进海里第二天光荣发烧,偏偏第二天迪亚哥还作死放弃治疗参加酒会结果因为半路上HP清零所以被来意大利办事的总统捡到了——这样的意思的片段

热度 11
时间 2016.01.17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