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段子

真·飞鸟全身放松躺平在床上,双眼微阖,呼吸平稳,一副睡得安稳的模样,全然不像是个枕头下压着刚刚关掉还散发着热度的游戏机的人。

他保持这个姿势大概有四五分钟了——自阿斯兰轻轻推开卧室门走进真的房间开始。

现在是凌晨四点钟,此时此刻,阿斯兰应该还在地球处理和zaft军和部分地区的部队局部交火的相关事件,天知道这个点他怎么会突然瞬移回plant,还恰恰碰上了真休假没住军队宿舍。

一开始真还以为突然闯进来的人应该是小偷。他摆好睡着的姿势眼睛偷偷眯了条缝,于黑暗之中捕捉闯入者的身影,准备趁之不注意擒了对方时,却偶然地与来人视线交错。

——吓得他赶快把最后一条缝都合上了。

开玩笑,要是被阿斯兰这种半夜逮着人出来上厕所都能开启老妈模式啰嗦半天的家伙发现自己没睡着还得了?这个晚上都不用睡了——虽然他之前还打算通宵玩游戏第二天再补觉来着。

现在他只盼望阿斯兰快点走:阿斯兰应该还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他大概是想找什么东西,但以为真睡着了,所以没敢弄太大动静,只能于一片漆黑中拿眼睛搜寻,但他这样终归是找不到的,真只需要安安静静地等待,在阿斯兰发现他假睡之前等待着对方离开,胜利就是他的了。

——

阿斯兰揉揉眉心,上前拿走真枕头旁边屏幕微亮的游戏机,真侧躺在床上,整个身体微微紧缩着蜷起,眉头微皱,大概是梦见了什么不太美好的事。

他脱下外衣小心放在床头,牵起被子的一角缓缓滑进被窝里,双手轻柔地贴着真的腰腹搂住了真,呓语般的叹息仿佛像是要穿透现实传进对方的梦中:“小孩子吗你?还能玩游戏玩到睡着。”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