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头没尾的AS段子

正在冲咖啡时阿斯兰意外地接到了来自伊扎克的视频通话——光是从屏幕里,他就能够感觉到银发友人发自内心的愤怒:

伊扎克骂骂咧咧,断断续续的几句“现在的红衣一代不如一代了。”、“连MS失控时怎么处理都反应不过来,就只会呆呆地坐着等死?”、“还得要人帮忙帮他从外面把驾驶舱撬开?战场上就等着被敌人的光剑给切个口子吧!”、“为什么你倒是在奥布蹭吃蹭喝清闲得不得了?”让阿斯兰大概清楚了那边的情况。

某段记忆和伊扎克的话语重合:基拉曾经在例行的交流时提到了今年新毕业的一批军校生现在被编进了玖尔中队,这段时间他们应该被送到了某颗偏远的卫星上演习。而真所在的中队似乎也在一个月之前被调到了那颗卫星附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和伊扎克碰上,再惹点什么麻烦就更糟了……稍微想象了这两人相处的样子,阿斯兰莫名地抖了抖。

“还有真·飞鸟那个笨蛋也是。”

大概是中了想什么来什么的诅咒,阿斯兰还没停下胡思乱想,那边伊扎克就眉头皱成了一团,咬牙切齿似乎要把不在画面里的飞鸟给撕了:“遇上愚蠢的学生就该让他一个人尖叫到驾驶舱爆炸才能让他长点记性,就因为那个白痴叫得特别惨所以头脑过热冲上去了??只是手臂开了条口子该说真是万幸吗……喂,阿斯兰,你那副可怕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啊,不,我——”借着屏幕模糊的反光阿斯兰迅速调整了面部表情,“你能不能帮我把真叫过来,我想问问他——”

“为什么不能?一开始就是他想要找你的……在那学生闹事之前。”

随即伊扎克转身向身边的士官说了什么,士官立正行礼后立刻离开了通讯室,没过一会儿阿斯兰就在画面中发现了真·飞鸟那毛茸茸的脑袋。

少年的黑外套草草搭在了肩膀上,阿斯兰目光锁定了真的右手,它正好好地垂着,手臂上缠了绷带——从对男人来说略显纤细的手腕开始,一直延展至肩膀,最末端被T恤的袖口遮盖。不过真似乎精神不错,至少还有余裕气鼓鼓地往屏幕对面的阿斯兰投来眼刀。

“——”

“真·飞鸟。”阿斯兰嘴唇动了动,似乎是在酝酿措辞,可真似乎一点思忖的时间都不打算给他留着,硬是一个军礼外加简短报上了姓名,把阿斯兰想说的全部强行按了回去。之后真所汇报的也只是些常规的消息,比起跟阿斯兰讲,倒更像是制成文本送上基拉办公桌的……一切都披着报告的外衣——阿斯兰确信真找他绝对不是仅仅要讲这些。事实上,他,基拉还有真三个人少通过言语交流公事。特别是真,自一年多前的某天笑容依旧天然的基拉把一张拍下阿斯兰偷偷亲吻睡着的真的照片手抖发遍了几乎所有认识的人开始,阿斯兰和真之间的对话基本上变得没有意义且毫无营养,偏偏事后阿斯兰每一次回顾,都能发现新奇的甜味。

想起曾经的几件不起眼的小事,阿斯兰不禁唇角微翘,意料中地引来真小声嗔怨:“你在笑什么啊?”

“只是想跟我说这些的话,没有必要特别用视频通信,做成文字信息发送的话,更节约时间和成本。”

“……我知道了!”真·飞鸟咬咬牙,不甘地颦眉啧声,“还真是抱歉啊,打扰了阿斯兰大人的工作——”

“手没事吧?”

“怎么可能会有事?”已然怒意渐盛的少年瞬间变成了霜打过的茄子。阿斯兰和蔼地抿着冷掉的咖啡,顺带欣赏真刻意想要把手臂挡在身后的拙劣模样。

“以后不要这么冒险了,虽然这么说你肯定不会听,但是我的确很担心你。”

“你只是怕我又惹出什么麻烦吧?”

“啊…也不排除这个理由。”

“你这人啊——!!”

结果又变成了没有意义的互呛——之后两个人都被全程围观的伊扎克训斥浪费通讯资源。

热度 12
时间 2016.05.20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