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别人)为你而写的歌

阿斯兰收到基拉寄给他的视频是拉克丝演唱会结束两天之后的事了。

视频是拿手机拍的,看上去模糊不清,可以猜测是拍的人害怕被被拍对象发现匆匆地按下了录影键。视频声音倒出奇地清晰,完全不像是从正开着演唱会的会场一角拍下来的。阿斯兰只好无声赞叹了安保人员休息处的隔音能力。

不过以上的一切因素都不是重点。

阿斯兰目光一直落在真·飞鸟的身上。

基拉解释说拍视频时他躲在门背后,从那个角度他只能录下真的半张脸,其余的部分隐藏在乳白色的走廊外墙背后,阿斯兰只能看到对方不完整的表情,但这不影响他切身感受到真他有多么开心:海涅的侧脸倒是拍得挺完全,那时他们两个人正在互相交流,海涅手里握了想拉克丝演唱会的海报,海报背面是空白的所以被他拿去写了字,真在一旁看着他写,时不时凑过去指指点点一下,海涅就把写下的一部分划掉改成了其他的。两个人都托着下巴重复咀嚼用词,偶尔真会满脸歉意,结结巴巴道:“还,还是之前你写的那句比较好嘛。”

他们在一起写歌。

明明是拉克丝的演唱会,台前就正有一位歌姬在放声高唱,台后却有两个驾驶MS的机师——在音乐方面怎么看都不是专业人士的红衣们,一支记号笔一张多出的海报,就能开始讨论着写他们自己的歌了。海涅似乎挺有兴趣,粗略地完成之后他还唱了一遍,节奏感情什么都完全没有,连旋律也不是很完美,连阿斯兰这个外行都能够听出来。但阿斯兰看得见:海涅的歌声响起时,真的眸子里闪烁着水光。

真·飞鸟不是个会因为一首歌就哭的人,阿斯兰只能将其理解为因为太过激动所以他的身体自行作出了那样的反应。

阿斯兰突然没来由地感觉到了烦躁,他关掉视频,锁好手机倒扣在桌面上,抽出砖头厚的文件开始检阅。然而海涅的歌声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
谁もが崩れてく 愿いを求めすぎて
自分が堕ちてゆく场所を捜してる
……

“嘛,反正是为你写的歌,要不要自己想个名字?”突如其来的念白掐断了阿斯兰的沉思,不知道什么时候阿斯兰已经重新拿起了手机,他叹息一声放弃挣扎,继续盯着手机屏幕——海涅正眼眸轻笑,试探着把记号笔塞到真手中。

“真的可以吗……明明几乎都是你的成果……”真手指动了动,依然没抓稳笔杆。

阿斯兰差点喊出“等一下”来,可视频里的真·飞鸟一点都不顾及阿斯兰的心思,他犹豫半天,还是拧开笔盖,缓缓地,工整地誊了个“ignited”到划得全是墨痕的歌词头顶。

阿斯兰一下子又想起了要批文件,有人一下子给他拧了个发条,逼迫他乖乖扔开手机去给一堆无关紧要扔进垃圾桶也不会影响到谁的报表打钩签字。他相信冷冰冰的白纸黑字能够让他彻底不记得自己开了几分钟小差。

短小的视频被阿斯兰长按了半天,却是到最后也没删。

热度 14
时间 2016.05.28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