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游乐园

刚刚一脚跨进六月的奥布还不算太热,蓝得澄净的天上却没见到多余的云层。阿斯兰仰头,只望见碧空下交错的钢铁支架,过山车满载尖叫声呼啸着从制高点奔下,疾掠过眼前的轰鸣声携着气流,撩乱了眼前少年一头黑发。

真舔了口冰淇淋,酸奶味在舌尖晕散的感觉他并不喜欢,冰淇淋是阿斯兰选的,估计是他在买的时候选择性忘记了真讨厌酸味。真皱眉想要借此发点小牢骚表达不满,可惜阿斯兰今天运气意外地不错——同一时间过山车经过的声音夺走了真的注意力。

“怎么,想去坐吗?”阿斯兰结了账,顺着真的视线指向绕过最后了一个弯的过山车,“马上他们就结束了,我们可以等下一轮。”

“你拿我当小孩子么?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玩的。”他撇撇嘴,环顾了周围一圈,轻微的不耐烦浮现在脸上,一点都没有要隐藏的意思。

“那还真是抱歉,如果不是基拉大清早发信息说虽然是外出公干但今天还是该你轮休,”阿斯兰顺着人流挤进了检票队伍,“我也没必要请假来给你当一天的家长,答应你来游乐园这种地方——啊,这么说起来,目的地还是你挑选的……等等,难不成基拉他是打算跟我绝交才把你塞到奥布来折磨我的吗?”

“不要什么事情都扯上基拉先生!反正你只是在奥布蹭吃蹭喝也没有重要的工作,请一天假也影响不到你吧!”真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冰淇淋,快步跟在阿斯兰身后,故意踏出很响的脚步声,“而且,我只是不知道奥布的游乐园有这么无聊……”

——却被阿斯兰突然竖在他唇边的食指噎回了之后所有的抱怨。

“把套票给我,快点排好队。”

“呿……跟你说这个会很无聊的。”

“不要挡着其他排队的人!”

阿斯兰加重了音,真终于不再说话,他偏着脑袋把小吃摊激流勇进跳楼机全部打量了一遍,就是不朝有阿斯兰在的地方转过去。

两个人被目标是过山车的队伍簇拥着挤到了一排中间偏后的座位上,又被工作人员按着捣鼓了好一阵才套上安全装置。

身前身后的人或多或少都在兴奋,阿斯兰听力不错,轻而易举捕捉到了不少诉说兴奋与紧张或者害怕的话语。

他尴尬地想要应这景,同真也随便讲上两句,可对方一点想要和阿斯兰搭话的意思都没有,他安静地凝视前方座椅靠背,赤红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就这么呆滞地定住。过山车缓缓驶出站台,以极低的速度往前爬动,迎着碧空一点点逼近了第一个下坡,到了临头真·飞鸟才蓦然一个激灵扬起脑袋:“诶,要开始了?”

“你刚才到底是在发什么呆啊……”要不是手被扣着,阿斯兰当真想扶额了。

“嗯……想起小时候,”车头猛地一垂,周遭的尖叫蜂拥而至打断了真的话,他咬着嘴唇不满地啧声,旋即重新提高音量,“小时候特别想玩这个,可是因为年龄不够所以一直没机会,不过现在玩起来只觉得好无聊——”

“啊……的确有点无聊。”阿斯兰实在没办法反驳——他们俩都是机师,以前军校训练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提前被抹消了对高的张皇失措。更别提战争时期,他们都驾驶着MS在宇宙或者地球的天空中与敌人真刀真枪地交手过:曾经他们都是每一瞬间都或许会丢掉性命的人,每一次的厮杀都是剜在他们身上的刀口,哪怕是现如今他们已经接受了和平的安抚、藏好了淋满双手的斑斑血迹,消磨得差不多的恐惧感也没办法再激荡起他们心中的兴致。与之相比就显得太过小儿科的过山车,也就只有迎面吹来凉爽的风这点算是新奇——他们和周围享受着刺激的人格格不入。

真甚至还摸出衣兜的手机,在过山车倒挂的时候咔嚓一声拍下阿斯兰刘海下垂露出完整的发际线和性感的额头的无奈模样。

“你是小孩子吗?”阿斯兰瞪了真一眼,“要不要跟你说一声‘儿童节快乐’?”

“完全不需要,谢谢。”果不其然换来对方带笑的回应。

接下来的轨迹他们已经彻底预料:整个游乐场扫荡下来几乎没有可以让他们开心的设备。海盗船跳楼机之类的就不用再提,上去之前他们是什么样下来之后他们还是什么样;射击类的游戏真还有那么点兴趣,却被阿斯兰拉走说不要给老板添麻烦;什么鬼屋密室逃脱,一开始真还惊讶于阴森的背景音,不过没几分钟他就彻底无聊、拽住阿斯兰的袖子匆匆挤过队伍走掉了;至于旋转木马碰碰车这种……

“……待会儿去哪里?”阿斯兰微转方向盘躲开了来自一个横冲直撞的熊孩子的冲击,下一秒熊孩子就被另一个更熊的红眼少年从背后顶得向前滑了好一段距离。结束的铃声适时响起,真越出座位,双手抱臂居高临下:

“……不知道。”

“……”

“明明你才是向导,为什么要问我。”

阿斯兰彻底语塞,少年眸光流转,眉梢眼角都带着藏不住的得意:小小的无理取闹一番让对方吃瘪,是让他开心的一件事。阿斯兰一下子意识到上次注视对方如此纯粹的笑容,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在他的记忆里,真永远是在悲恸地燃烧着怒火……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

阿斯兰惊觉他的心脏似乎停滞了几秒——当然那肯定是错觉,倘若是心脏真停跳了,他现在应该倒地不起,而不是压抑不住于胸口迸发而出的某种强烈的情感,逼迫着他想要去揉揉真·飞鸟柔软的头发。仿佛有谁的手在隔着他的衣襟挠动他的胸口,痒得难以忍受却又不知道从何处剿灭那源头。

阿斯兰猜自己是被远在plant的友人算计了,基拉一定是推算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结果,然后把真·飞鸟这个麻烦给打包寄到了奥布。他动了动嘴唇,想要叫出真的名字,直觉告诉他这样或许会轻松不少,然而直到“真”字孤独地出口了好一会儿,阿斯兰却一点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继续。无端地纠结了好半天,他才试探着重新开口:

“要不要去坐摩天——”

“你在开玩笑吗,摩天轮那边全是情侣和小孩。我们两个去凑什么热闹?”真一点都没注意到同行者似乎陷入了纠结与困苦之中,只是在头也不抬的专心捣鼓手机,“还不如再坐一次过山车呢,刚才那张照片拍花了。”

“……要么摩天轮要么就这么回去,你自己选一个吧。”

冷漠地瞥了一眼试图把自己的照片设成手机壁纸的真,阿斯兰头也不回往摩天轮的方向走去。

热度 14
时间 2016.06.01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