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生日

生贺,顺便ooc得不忍直视



“生日?”阿斯兰拧开记号笔的盖儿,半翻开下一页,往数字“1”上画了个圈,“我没听他说起过啊。”

“阿斯兰先生——资料的话,就先放在桌子上了哦,有空记得好好整理它们。”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厚厚的一叠A4纸大小的文件离开美玲的怀里躺回桌面,美玲拍拍手,望了眼墙壁上用来装饰的挂钟,蓦地,她小小惊呼出声,“啊呀,都这个时间了吗……抱歉阿斯兰先生,我先走了!”

“啊,好的。”电话仍未挂断,不过话题已经换到了其他地方,阿斯兰抽出空偏过身准备挥手与美玲道别,可手臂都还没放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美玲,有个问题想要向你请教一下。”

“那不打扰你了,再见。”电话那头基拉率先结束了通讯,阿斯兰揣好屏幕暗下来的手机,拉开座椅递到美玲面前。等她先是诧异然后略显手慌脚乱地调整好坐姿,阿斯兰才缓缓道出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栓着他的好奇心的疑问。

“刚刚听基拉说,明天是真的生日……”

“啊,那个啊。还以为是什么考验人生的奇怪问题呢。”美玲显然松了一口气,她笑容欢快,“是这样没错,之前曾经在密涅瓦上认识的大家最近也打过电话商量要怎么准备礼物,因为真现在人在奥布这边,他们最后还拜托我帮忙把他们邮寄过来的东西转交给真——”

“诶?你们都知道他的生日吗?”

“怎么了吗?”

阿斯兰略显窘迫地摆摆手:“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刚才不是还有要紧的事要做吗,我已经没有问题了。”

噗嗤一声,美玲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没关系啦,当初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姐姐她说要感谢真生存训练时分过东西给她吃,才特地翻了学生档案找到真的生日说要感谢他呢——他本人都不在意这种事的,阿斯兰先生其实不必太在意。”

被人看穿的感觉并不是很好,阿斯兰一时不知该辩驳什么,只好点点头,美玲依然一脸“我懂我什么都懂”的表情,有意无意地拖长了音调:“那么我先去取从plant寄过来的快递啦,再见——哦,对了,虽说离九月一日只差五个小时,不过阿斯兰先生,工作请按时完成。”

美玲咚咚地跑下了楼梯,不一会儿就从窗户口望见她越来越远的背影,阿斯兰抬高视线,满天火燎过一样的红云一点点变暗,他似乎听见了秒针滴答滴答转完一圈又一圈的声音——和之前,每一次站在那个总一副生气或是茫然的样子的家伙面前的心跳节奏一样,无比紧迫,也无法停止。

他最终回到座位上放松了全身,自嘲似地自言自语:“也不一定要掐着点祝贺生日吧——远远不止五个小时呢。”不管怎样,必要的工作得先认真完成才行。

夜色以惊人的速度袭来,晚上九点刚过,阿斯兰甩了甩酸痛的肩膀反锁好办公室的门,与擦肩而过的奥布的官员们点头示意,今晚他们似乎要召开临时会议,不过内容与军方无关,阿斯兰也不需要参与。他径直来到了车库,寻到那辆用了好几年的黑色跑车。

几个月前那天与真一同在无聊游乐园打发无聊时光的记忆零零散散地浮现,阿斯兰恍惚地拉开车门,轻手轻脚没弄出什么声音,那天晚上回去的时候,虽然总嘟囔着无聊可谁知道他到底怎么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的真·飞鸟正歪着脑袋靠在副驾驶座上浅浅地呼吸,他阖着眼睛,以往的凌厉劲儿全都看不见了。

不自觉的轻笑声拉住阿斯兰的手,带他脱离了短暂的回忆,有短信发送到他手机上,被点亮的屏幕赫然显示着真浅眠时毫无防备的侧颜。他好好地凝视这风景好一会儿,才简短地回了讯息,也踩下油门。

黑色跑车缓缓启动,驶离车库。夜幕下奥布湿而冷的海风与高速行驶的车辆相辅相成,轻而易举就吹麻了阿斯兰的双颊,沿途的橘黄色灯光一个挨一个闪逝,等看清了周遭冷清的环境,阿斯兰才注意到他已经驾着车来到了慰灵碑的附近。

——周围一个人没有。这是本来就该有的事实。阿斯兰停下脚步,站定在碑石前,就在他脚边,还放着不知是谁送来的白色百合花,花朵看上去已经枯萎了,应该已经放了好一段时间。

不知那位来祭奠的人,有没有在朝阳之中泪流满面。
——真少有提起那天的事,不过,最近这几个月,在闲的没事干的时候,他经常会跑这儿来。有时候他会吹好久的风,有时候只是匆匆看一眼就离开,有时候会心思细腻一点带束颜色素净的花。

可是为什么,连这种琐碎小事都能注意到,偏偏就不知道他的生日呢。

阿斯兰小心翼翼将满脑子关于真的信息一点点聚合在一起,勾勒出他的模样:真·飞鸟几乎不会用嘴来表达自我,可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轻而易举暴露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的表情与肢体都隐瞒不了任何讯息:生气了会皱着眉头,眼睛瞪得鼓鼓的,一副要扑上来撕碎别人的模样;高兴时他的嘴角基本上都是翘着的;伤心难过他会哭,眼泪水止不住顺着脸颊往下滑落。他就是这么简单,也异常好骗,随便有谁对他说几句好听的话就能把他哄得服服帖帖,阿斯兰真是怕又来个巧舌如簧的人把真给拐跑了,所以他总是有机会就要逮着真好好警醒警醒他——不过真永远都不会听——宛如青春期逆反心理的少年在面对唠唠叨叨的老妈一样。要跟他相处,不知要缩短自己多少年的寿命……阿斯兰叹息一声,开始思考到底为什么他非得喜欢这个还没长大的小鬼不可。

短信震动来得不合时宜,沉思被打断,阿斯兰也不急,再一次欣赏了手机屏幕,认真回复好讯息之后,阿斯兰继续沉湎在喋喋不休的海浪里,直到他奇迹般地听见了摩托车的轰鸣。

来人微微喘着气,有些焦恼地询问道:“你大半夜跑这种地方做什么?”

“不知不觉,就把车子开到这儿来了。”阿斯兰看了眼时间,十点五十三,硬要说的话,并不属于半夜,“倒是你,差不多该睡下了吧,为什么还要特地跑出来?”

“真不巧啊,要是没收到某人的短信说他在慰灵碑那儿吹风,我可没闲心来关心他会不会掉海里去,飘到孤岛上度过余生。”嘴上说着冷冰冰的话,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勾起嘴角,“走啦,你还准备待多久?”

“在那之前,你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打算告诉我的?我不知道的事情。”阿斯兰向慰灵碑鞠了躬,才缓缓走向停车的方向——也是某个收到消息就脑子一热跑来找他的人所在的方向。

“——开什么玩笑,还想把我当笨蛋耍吗。”等人站到自己面前,还似笑非笑仿佛看穿一切,真·飞鸟都不敢瞪着阿斯兰,他一仰头,冰凉的嘴唇擦过阿斯兰的嘴角,又飞快地撤走了,“……已经够了吧,真是……该回去了!”

——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生日这种问题就随他去吧。今天暂时结束,以后有的是时间来问他。阿斯兰难得压住了继续认真下去的渴望,他跟在真身后,脚步也不是迈得很快,真先一步跨上摩托,等他背影远去了好长的距离,阿斯兰才缓缓启动好汽车,往相反的方向行去。

“不过……刚刚,好像忘记了问他喜欢什么。”

阿斯兰认命似的重新调转车头,并开始思考今晚到底要不要回到住处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热度 15
时间 2016.08.28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