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狗的无名小段子

锦衣华服博x清风雅乐狗

短小

重度OOC

慎入

 

 

 

 

 

四月初,平安京仿佛是被一片花雾给郁塞住了一般,铺天盖地都是充盈着粉色的细碎花簇。阴界之门动乱平复了有些时日,往日的繁华与平和终是回归了灯火不歇的皇都,时有贵胄彻夜不寐煮酒赏樱。

友人甚多的博雅是绝对不能免俗的,他虽自由惯了,贵族之间的走动向来都不喜欢,可看在这满城绝色的面子上,他博雅还是屈服了——樱花轻坠于一盏清酒中,怎么也不是难耐的景色,繁文缛节可不是拒绝它的理由。

是夜,一宴终了,宾客陆续散尽。博雅晃晃脑袋,甩掉微微的醉意,踏上洒满了磷光的青石街。夜清冷,染上了酒热又被厚重的朱色华服所包裹,博雅自是触不到凉风,唯有不知何处飘飞过来的零碎花瓣掠过了他的耳侧——与某片白羽一同,他才惊觉有谁鼓了风。

道路的尽头蓦然驻了谁的身影,他与平时一身素雅截然不同,曾经浅金的短发被夜色染上了墨,漆黑的双翼却褪成了白,平凡贵族热爱的大红大绿不知怎么被他看上了去,两颊两道红纹倒有点那么喜庆的意思,他取下挡在前额的朱红面具,眼含笑意望着博雅。

——并非什么好看的景色,可博雅就是跟遭了雷瞉一般杵着,既动不了了步子,也移不开视线。

“本想着与汝一同赴宴,可源博雅已是醉了。”那大妖本假意转身欲走,抖抖翅膀倒没下一步动作。他等了有一会儿,没得到回应,只好摘下腰间的羽扇,抬手送上一记风袭,截落了博雅耳侧的几丝黑发,“怎么,吾现身于此,汝惊讶得很?”

博雅全然未觉自己呆立在原地,待到耳畔风起,才恍然地啊了声,酒意尽数退去,莫名的热意却萦绕在耳朵尖久久不散去,连带疑问也一起结结巴巴:“你怎么在……你不是应该住晴明院子里的吗……大天狗……”

“不知是谁喜爱的妹妹想同兄长赏樱了,托吾入城寻人。”大天狗轻晃着扇子,神情依旧淡薄,这让博雅开始怀疑之前那笑容只是他酒酣过头的幻觉,“怎奈何汝已经看够了那景,吾还是回去,如实告知那孩子罢。”

说是要走,源博雅却是知道大天狗只在嘴上说说,因为那妖正伸出手,待他抓住自己,好一同凌空飞去晴明的院子。博雅不禁摇头嗤笑,大步上前,顺应了大天狗的目光示意窝上了那只微凉的手——并顺势将他拉到更近的距离,圈在怀中。

“等……源博雅,汝想作甚——”大妖没反抗,仅是身子僵了一瞬,源博雅温热的鼻息吹在他耳边,酒意渐散,也止不住大天狗不断想着他只是醉了。

“这样抓住不是让你飞得稳点吗。”博雅笑意浓了几分,手臂收得又紧了不少,“走吧,带我见神乐。”

大天狗一时无言,静默半晌施施然补上一句:“那汝最好再抓稳些,小心吾疏忽,将汝落了下去,世间少了个乐音的高手。”

“落下去也得拽着你一起啊——”源博雅紧紧箍住怀里的妖,任他舞翼动风,飘然而起。

热度 47
时间 2016.11.29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