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短小的疯魔博雅

#ooc,病,黑






平安京不缺热闹非凡的夜。尽管时候不早,凉意也一点点卷了上来,可公家们的赏樱宴也没有半点要结束的意思。

已近子时,源博雅打着哈欠,倒空眼前最后一个酒坛,东风吹皱一碟清液,携来一片零落的樱花。他抬头,蓦然邂逅了月光下清清冷冷的樱吹雪。他伸手,无意截下了漫天飞花里半支被切裂的鸦羽。

博雅苦笑着轻咳了一声,便有手下奉上箭,他张弓搭弦,凝聚灵力的一箭破空而出,片刻后便传出乌鸦的惨叫。贵族们脸色骤变,纷纷道这是不祥之兆,源博雅觉得无趣,只说自己不胜酒力怕是等不下去,几个下人就来扶他,摇摇晃晃地回屋歇着去了。

受了惊的贵族们此时没几个人再在意他,仅有人随口叹惋:“博雅大人是该歇着了,前些日子京都动乱,大人他不慎被瘴气伤了身子,这如今连头发都白了。”随后大家附和了几句“可惜,可惜”,也没了下文。

大佬将这一切都瞧在了眼里。

她苦笑着追上了一位博雅的近侍,耳语那人托他转告博雅一句辛苦。

大佬其实与源博雅不熟,但她与源博雅之间曾经互相交换过某些大妖们的灵魂碎片,大佬私底下还抱怨过为什么博雅的碎片不能再多点。不过两人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因此,能被邀参加源家夜宴,大佬简直受宠若惊。

不过这么一折腾,宴会怕是持续不了多久,大佬揉揉太阳穴,也决定打个招呼便开溜了。她不太愿意浪费太多时间在无聊的宴会上,毕竟她现在也忙——她新打了个六星的暴击伤害针女,现在正缺强化的低星御魂。

“请等一下,这位大佬。”没多久,博雅的近侍又折返,带着源博雅的口信,“博雅大人邀您进屋一叙,他说,有些日子没见着您了,想与您叙叙旧。”

“博雅大人怎么惦记上我了?”大佬惊奇地笑笑,跟上近侍跨进了和室。纸门在他身后被徐徐拉上,暖黄的烛光于门上投出了一道倾斜的影子。

没过多久,门上便只剩烛光温暖的颜色了。

源博雅擦拭干净随身携带的短刀,收进鞘中,手帕被他扔到了一旁。下人们拖走了一人长的麻袋,麻木地恭贺道,恭喜大人又多了六片。离您集齐大天狗大人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热度 5
时间 2017.04.25
评论(2)
热度(5)